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阿寞 | 2nd Oct 2008 | 随想, 教育, 自己, 中华文化, 文学 | (110 Reads)

假期前,任职于医务所的阿姨向医生借了任雨农的《海天云外》文集回家。趁着今天较有空,将近三百页的文集看了一遍。读毕,有了以下的各种感觉:

文人相轻
自古以来,文人间莫不相轻。绝大部分都以自己所长而津津乐道,对其他作品不屑一顾。喜欢写散文的不把诗词看在眼里,写词的对其他文章创作口诛笔伐。好的例子比比皆是,顺手拈来包括了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王朔批评金庸作品一样。遗憾的是,懂得了这个道理并不代表就会付诸实行。以本身为例,我就很少阅读其他人的故事创作、诗词作品、散文、评论等,真可谓“知易行难”也。

班门弄斧
任老先生认为:班门弄斧并非一件恶事,反而应多加鼓励。何谓?原因是,若你在门外汉前炫耀,他们根本无法作出建设性的批评,只能说好。这就像在王羲之面前展示你的兵法书,你能获得的只有书法方面的评论,无法得知你的兵法是否实用。反而,若你把同样的大作献给曹操,获得建设性批评的可能性反而更大。若能将文人相轻的想法抛诸九霄云外,勇于接受批评,以后的作品将会更上一层楼。君不见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海水容纳百川,故能成其深?

民族的使命感
在大马,华文教育是个永远不过时的课题。主要的原因在于教育政策的偏差,此外,政客也不愿杀了会下金蛋的鸡,以便无止境地捞取政治资本,势不愿一劳永逸的解决此问题。和其他民族相比,吾族的凝聚力也是不强,族人皆视个人的利益为至上,难怪在立国半世纪以后依然有如散沙。身为半个文艺工作者,只能尽心尽力的在没有正规教育的情况下自我学习。自大学毕业后,开始了中文的研究,欲一穷浩瀚的经史子集。去年更精研了注音与繁体字,不仅要能读,更要能书。虽不是中文系出身,但愿未来能比中文系的学生更懂得中文。


仁,是儒家学说的中心思想。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也。老实说,这和本身教推崇的道家思想有点出入。仁义、忠孝等儒家的中心与道家的“道”相比,一为末,一为本。《道德经》的十八章就说了:大道废,有仁义。但在当世,已经沦落到了几乎连仁也没有的地步,因此要在新生代的思想里植入“仁”还是有其一定的意义。只要常日省己过,在推广“仁”的当儿,我们也才不会乖离了“仁”的本意,不会迷失方向。

文采
任老先生的文字造诣非常高,和平常出现在报章上的投稿相比,立分高下。就连散文、现代诗、古体诗方面,“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好在本身尚未到而立之年,总有个数十来年的光阴来试试将来能否望其项背。若要做到这,则务必抛开文人相轻的观念,以虚怀若谷、海纳百川的胸怀博览群书,努力钻研,方可盼有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