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阿寞 | 1st Apr 2018 | 创作 | (6 Reads)
出生于小康之家
她平常爱呆在家
不是逗逗小狗玩耍
就是陪陪爸爸种花
朋友不算大把
只是大多已成家
聚会时看见其他娃娃
着实些许尴尬

出生于书香世家
他却习惯不在家
不去健身跳跳尊巴
就去各地跑跑半马
吃货朋友大把
时常相约去喫茶
然而年纪早过了四八
依旧家孤人寡 (閱讀全文)

阿寞 | 7th Jun 2017 | 随想 | (24 Reads)
历史上,几乎所有文明都有一个位于统治者之下,普通人民之上的特殊阶层。在欧洲,他们被称为贵族;在中国,则有另一个名称,叫做世族。

中国的世族,世世代代都占据了除皇室以外的主要官爵。虽然每个世族有盛有衰,然而此起彼落,还是包揽了大部分的权力。自三国时期魏国的陈群提出了“九品中正制”之后,世族的显赫和影响力更是如虎添翼,牢牢控制了之后近四百年的朝廷官职。

盛极必衰,到了隋唐,由于科举制度的出现,出身于非世族(或称寒门)的官员得以凭借真材实料进入朝堂。尤其是在经过了唐末和五代的动乱后,世族几乎被消灭殆尽。宋朝以后,再也没有诸如东晋时期琅邪王氏或陈郡谢氏等呼风唤雨数代的世族出现了。

到了现代,世族悄悄地以另一种方式死灰复燃。纵观各国通过民主制度推选出来的领袖,子承父职的顺手拈来就有好几个。即使没有血缘关系的,许多领袖也是很早就已经互相认识,关系匪浅。以后是否又会回到“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日子呢?答案呼之欲出。届时,侯景、朱温之流恐怕又要大幅度削减人口了。

阿寞 | 10th Jan 2017 | 随想, 音乐 | (24 Reads)

以为已经不会再想起你
以为我已经开始学会放弃
以为靠近你的时候不再心悸
以为已经把你降格到普通朋友
以为不会回到过去刚认识的日子
原来一切都是以为而已
原来牛角尖越钻越令人沉迷
原来相思是那么的缠绵
原来林夕在十多年前
已经预言了我此刻的感觉


阿寞 | 10th Jan 2017 | 音乐 | (51 Reads)
在闲暇时间上了维基百科浏览,突然发现了我最喜欢的偶像周杰伦已经出道了十年。于是,一个新的点子随之诞生,心想应该好好排列个人最喜欢的十首歌曲,并附上一小段的文章来解释其上榜的原因。加上前几个月没什么发表新的文章,应该是用十二月来好好鞭策自己多写作,顺便也为部落格冲一冲人气!

于是,心动就要赶快行动,开始从每张专辑中选出最喜欢的歌,就有了一下进入初选名单的二十三首:
伊斯坦堡 《周杰伦》
反方向的钟 《周杰伦》
娘子 《周杰伦》
黑色幽默 《周杰伦》
龙卷风 《周杰伦》
上海一九四三 《范特西》
威廉古堡 《范特西》
安静 《范特西》
半岛铁盒 《八度空间》
暗号 《八度空间》
以父之名 《叶惠美》
东风破 《叶惠美》
搁浅 《七里香》
夜的第七章 《依然范特西》
听妈妈的话 《依然范特西》
退后 《依然范特西》
菊花台 《依然范特西》
青花瓷 《我很忙》
兰亭序 《魔杰座》
时光机 《魔杰座》
我落泪·情绪零碎 《跨时代》
爱的飞行日记 《跨时代》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电影原声带》 (閱讀全文)

阿寞 | 7th Sep 2016 | 一般 | (46 Reads)
某天,动物王国里的一间大公司在全国所有的媒体上刊登了招聘广告,要聘请搬运工以及警卫各一名。由于这件大公司的待遇比起其他公司来得更好,毫无意外地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应征者。经过了多个星期的面试之后,大象和藏獒成功地被录取了。

一年之后,大象和藏獒的工作表现非常好,各自都得到了上司的赞扬,薪水也升了一级。

又经过了两个月,动物王国碰上了十年一遇的旱季,收入大为减少。有鉴于此,公司进行了一次内部重组,结果原本隶属不同部门的大象和藏獒被分配到了经济部。

经济部的主管为了节省公司的开销,决定进一步整合部门的运作,把过去几年表现一般的动物解雇了。剩下的员工,尤其是像大象和藏獒一样刚刚升职加薪的,自然而然地必须负上更多的职责。于是,大象在白天搬运以后,晚上也得穿上警卫的制服值班;藏獒则在没有轮值当警卫的时候也要负责搬运比较轻的货物。

好不容易捱过了十个月,又来到了评估绩效的时候。大象和藏獒满怀信心地等待成绩发表,却换来令它们晴天霹雳的消息。大象因为在一次当警卫时追不上偷窃食物逃走的兔子,被怀疑和兔子串通,差点被革职,最后因为上司的据理力争,才被记了大过而已。另一方面,藏獒在搬运时不小心扭伤了腿,被指责罔顾安全,也收到了书面警告。

工作才两年的它们,最终意兴阑珊,在郁郁不得志的情况下辞职了。

不久以后,公司在全国所有的媒体上又刊登了招聘广告,要聘请搬运工以及警卫各一名……

 (閱讀全文)

阿寞 | 4th Aug 2016 | 文学, 创作 | (37 Reads)
词意澎湃若涌
笔端停滞如岳
满腔衷心言未尽
半截枯肠字已绝
不知当何接

阿寞 | 3rd Aug 2016 | 创作 | (6 Reads)

恨自己真的没用

无能为力的在人海中漂泊

是因为闷了很久

是因为想了太多

是心理起了作用

 

默默许下心愿

将过去慢慢温习

让我爱上你

漂亮的让我面红的可爱女人

说穿了其实我的愿望就这么小


阿寞 | 23rd Jul 2016 | 自己 | (41 Reads)

过去的几天,一直不断地重新阅读某朋友的部落格。同一时间,也看了我从2010年开始写的绝大部分文章。看完了上千篇的文章,除了再度温习认识那位朋友,更审视了自己。

原来,我和那位朋友很接近,生活/工作上的点点滴滴,渐渐的吞噬了我们写作的欲望。很多想法一直都在脑海里,可是就偏偏缺少了将这些想法转换成文字的动力。

而我,在过去的十二个月,原来一直都对走了十年的路产生厌倦。在想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后,是不是应该下定决心走向另一条崭新的路呢?

这过去的几天所做的事,是我的镜子。


阿寞 | 21st Apr 2016 | 自己, 爱情 | (5 Reads)
2008年七月底。

在那一个“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部落格,忽然出现了一个具有古典美的名字。

那时候,是最终虎头蛇尾的百大经典金曲回顾阶段,在充满众多潜水员的部落格中,偶尔出来透透气的都是知己好友。

但是,这个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洛神的名字,不属于所有已经认识的朋友。

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顺着名字的链接,我来到了那充满古典味的家,也透透彻彻、完完全全地“抄”了她的家。

那时只知道她也住在同一个城市,任职于一间和我稍微有所渊源的报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通过了两个虚拟的“家”来互相留言。

在几天的日子以内,我在无意间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真小”这一句话带来的震撼。

她,原来是二度好友。

仅仅在是一天之后,通过朋友不遗余力地穿针引线,我第一次和她见面了。就在2008年8月8日傍晚,北京奥运会开幕前的两个小时。

那一夜,我们谈得意犹未尽,道别时还说了一句:“后会有期”。

结果,真的是很讽刺的,在相隔了两千八百一十三个地球自转周期后,“后会”依然无期。

其实,在见面后的一个月间,两个人依然保持着短信通话(别忘了,那是智能手机刚刚起步,诺基亚正呼风唤雨的年代)。

只是忙碌的工作,还有一部分短信带来的误会,终于迎来了曲终人散的时刻。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她为什么会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在我阅读那篇小说的时候,我不自觉地会把她的形象投影在人物上面。

可惜,在当初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诨号林三的笔下人物。

于是,就这样错过了洛凝。

阿寞 | 31st Dec 2015 | 创作, 爱情 | (12 Reads)
她带点拘谨地坐在椅子上,不自觉地把弄着自己的手指头,和平常大剌剌的她很不一样。

她向着左前方瞥去,只见坐在姐姐面前的男人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姐姐的话。不过,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眼光,右手稍微换了个姿势,从放在胸前转成托着下巴。

一小时后,往回家的路上。

姐姐:“觉得刚才那个男人怎么样?”

她回想起在餐厅的时候,斜对面坐着他。他看起来30岁出头,大约比她年长5岁以上,戴着一副有些过时的黑色半框眼镜,头发有点凌乱,油光满面,身形肥胖,目测腰围90公分以上,微驼。虽然见识不错,但说话毫不风趣,一脸严肃,几乎就是半个金X恩的化身。

尽管满脑子浮现出了男人的印象,她只是回答道:“就很平常的一个。”

姐姐饶有深意地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那次见面以后,男人时常传送给她不少有趣的照片或故事,也通过短信不断地想约她吃顿饭,试着想多了解有关她的事情。不过,她都以各种理由推搪了过去。一来,她是真的忙碌;二来,她对他并没有很大的兴趣。

辗转又过了两个月,男人已经没那么频繁地联络她。她心想,你知难而退就好。


不久以后,到了新年前夕,家庭取餐以后,姐姐逮住了一个机会问她:“你们发展到如何了?”

她照实说了出来。

姐姐摇头叹息:“你走宝了。”

她不解。

姐姐娓娓道来:“他其实是你姐夫的表弟,是家中的独生子。从小到大品学兼优,一直都是学校的模范生。他不抽、不赌、不喝、不嫖,出来社会工作不到十年,就把大学的贷学金还得一干二净,还在这个时候靠自修又拿了另一个学士学位,并且买了房子。优点可是一箩箩,既孝顺、又诚实、守信用、乐于助人、才识出众,套用你姐夫的话说,他几乎是一本会走路的百科全书。”

她还是不大相信:“难道就没有缺点吗?”

姐姐说:“我见过他很多次了,缺点当然有,可是瑕不掩瑜。除了说话时常出现‘跳跃性思维’,偶尔优柔寡断,思虑太过,就没有什么大的缺点。重要的是,他很虚心求教,勇于认错,而且总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啊,听说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女朋友,所以应该也会让人有安全感。”

“不过,你那么冷淡以对,以貌取人,恐怕……他已经不再对你存有一丝幻想了。”

就在这时,迎接新年的欢呼声从电视上传来,她忽然觉得,新一年的新希望,已经随着姐姐刚才的那番话而烟消云散了。

Next